网红“守山大叔”于新伟

  聚光灯打在一张黝黑、密布胡茬和皱纹的脸上,头顶着“地中海”发型。有人戏说,这是一张被天使“踹”过的脸。

  11月11日下昼,北京星光影视园A3演播厅内,45岁的河北农民于新伟一身白色中山装,第一次登上了舞台。早先他紧张得张不开嘴,主持人一直指导,才完成10分钟的访谈。而当他启齿唱起歌,低落又富有磁性的声音涟漪开。这个中年糙汉似乎逐渐找回自信。一曲《一剪梅》唱罢,舞台前方明晃晃地亮着几排灯——“挑战乐成!”

  从承德隆化县小山村到北京,从养鸡农民到拥有百万粉丝的网红,已往半个月,依附一段字正腔圆、低落唯美的《再别康桥》的诗朗诵视频,于新伟迎来人生的高光时刻。11月2日,这段视频点击量到达863.8万,登上当天抖音热榜首位,他的抖音账号“守山大叔”火了。随即,他的直播间在线人数突增到一两万,20多家媒体接踵而至。《黄金100秒》、《星光大道》、《开门大吉》等央视综艺节目相继发来邀约。

  事实上,于新伟已在短视频平台活跃近两年。“之前都是唱歌,没想到第一次朗诵,却火了……”他至今仍没想明了爆红的逻辑,也坦陈因此获得的盈利。

  养牛种地状态百出

  欠下30多万外债

  生涯总在不经意间捧来意外之喜。于新伟获得的馈赠,来自一个普通的、忙完农活的薄暮。

  那是10月26日,眼看太阳已经落山了,于新伟想赶快找首歌。与往常一样,他录好唱歌视频,发上网,却发现所有善于的歌都已经唱过一遍,“没啥新歌,我就暂且朗诵了一段《再别康桥》。”

  他有模拟天禀,平时喜欢琢磨《动物天下》、《国宝档案》、《舌尖上的中国》等电视节目配音。对着手机镜头,他一张口,就是浓郁的播音腔。

  这段视频当天播放量并不高,于新伟有些失望。可四五天后,直播间突然涌入上万人,电话也响个一直,“我这才知道,火了。”

  网友们惊讶于他的磁性嗓音以及与粗拙面庞形成的鲜明反差。爆红网络的头几天,一天接待五六家媒体,于新伟过得恍恍惚惚,“以为这个意外来得太不真实,就像在做梦”。

  于家有六个兄弟姐妹,于新伟最小。初中结业后他到济南投军。退伍后,办饭馆,卖小吃,开理发店,几经折腾,终于攒下一笔蓄积。

  为了“让钱生钱”,2013年,于新伟在家乡承包350亩山林,栽种了5万多棵油松和云杉。一年后,他又盖了一间200多平方米的牛棚,养了20多头牛。

  然则山林与牛棚状态百出——油松市场行情突然跌落,2016年时半价卖都没人要;修树时锯到脚掌,割出一条5厘米长的豁口,做了5个半小时手术,住了40天院;大风刮起火种烧毁了整个牛棚;另有两头牛,吃草时滚下山,摔死了……

  “运气差了些,但和我的性格也有关系。”于新伟感伤说,“养牛原本就是为了卖,可时间长了,我又舍不得卖。有3头牛都是倒在我家的牛棚里老死的……”

  眼睁睁看着第一头牛老死时,于新伟蹲在牛棚嚎啕大哭。他瞥见那头老牛一边歪着头挣扎,一边泪水扑簌簌地往着落。今后,他不再吃牛肉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欧博官网

www.allbetgame.us欢迎进入欧博官网(Allbet Game),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。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、Allbe代理、Allbet电脑客户端、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“没有‘杀心’做不成生意。”这样几年折腾,于新伟欠下30多万元外债。

  直播一天最多赚九千元

  坚持两年还清欠债

  负债累累的现实,将于新伟逼到工地上去打工。休息时间,他关注起短视频和直播。“在一个有上千人旁观的直播间,有粉丝问一年能赚若干,我听到博主说有20多万。”这个数字马上让于新伟心动了。

  2018年12月,这个寡言少语的中年男人鼓起勇气,在一家短视频平台注册账号,最先定期公布视频。

  他给自己起名“守山大叔”——环绕着他所在的宝山营村,有四座大山,它们都拥有自己的名字:松树梁、麦脊沟、桑树沟、大顶子。

  那么要秀什么呢?他想到自小爱唱歌。于是在田间地头,他穿着农作的衣衫,最先讴歌。三脚架支起一部手机,随着全民K歌的伴奏,掌声好像从群山间响起。

  不用与人面对面,镜头前的于新伟更自在。但“究竟不是专业的,一最先经常唱错。”为了录制一分钟的《一剪梅》,于新伟披着大红围巾,在雪地里站了50分钟,唱了几十遍,“冻得手直打哆嗦”。

  3个多月后,粉丝数目连续停留在4.6万。2019年3月,他在家里挑选了10多首歌,将歌名写在墙上,对着墙面,开启首场直播。一小时的直播里,在线人数400多人,于新伟紧张得语无伦次,顾不上互动,只是根据歌单轮流唱下来,但依然赚到了近千元的打赏。半年后,他索性和妻子轮流出镜。唱歌之余,聊家长里短,展现真实的山村生涯,天天直播长达八九小时。随着人流量增添,于新伟也获得了可观的打赏金。“有时两三百元,有时两三千元,最多的一天赚了9000元。”做直播近两年,于新伟赚了50多万元。到今年春天,他欠的债所有还清了。

  “无债一身轻,但我又以为这种钱赚得太容易了。”在他看来,这种所得让人短暂兴奋,却难以恒久心安。

  实验电商带山货

  要对得起粉丝

  央视节目录制完的第二天早晨6点多,于新伟拼了辆车就往老家赶。车厢拥挤,司机一直兜客,6个半小时后,于新伟回到了家乡——承德隆化县七家镇宝山营村。

  几个邻人满面笑容地拥到于新伟身边,热情地打招呼,“从北京回来啦?人家有没有发你金项链?”——早在半个月前,于新伟受到央视邀约的新闻,在这座被大山围困的乡村里传开了,但于新伟指了指自己带回的一箱奶粉,“就发了这个。”直到最近,乡亲们才恍然意识到,直播这件事很赚钱。妻子何丽霞无奈地说,“收入被传得沸沸扬扬,哪有赚那么多啊?”

  于新伟仍住在38年前怙恃制作的老房子里。红砖围起一片庭院,院落后身,一排占地90多平方米的瓦房被隔成了五个开间。屋内,白色墙皮大片剥落,墙上醒目地张贴着两百多首歌,有《挪威的森林》,也有《老男孩》、《笑红尘》……

  喂过500多只鸡,巡视完一圈山林,于新伟回到房内,开启直播,娴熟地喊着:“家人们……”

  “我的粉丝大多数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,另有85岁的老年人。其中有些人,已往两年基本是一场直播不落地陪着我。”提起这群粉丝,于新伟感伤万千。

  他也想找到新的变现方式,直播时实验和电商主播连麦互动带货。“有一次,一位卖玉器的电商主播刷了2000多元,和我们连麦。她脖子上戴个树叶形玉佩,要价128元一个,当天卖出90多单。”何丽霞回忆说,厥后样品寄到家里时,丈夫气得饭都吃不下,“(玉佩)和视频里的完全不一样。做工粗拙,而且造型大了两三倍,有五厘米长,太难看了!”

  只管90多单只退了两笔,可于新伟明了,自己已经伤了一些粉丝的心。今后,他经常嘟囔:“要对得起粉丝,坑人的钱赚不来。”

黑龙江新闻频道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黑龙江新闻频道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天使吻了他的嗓子又踹了他的面庞 “守山大叔”直播两年还债30万
发布评论

分享到:

昨天被苹果手机“惊”到了!! 昨天由于一些事情,需要用妻子的手机与他人联系。对方在微信发过语音来,我打开之后声音异常小,于是我就问妻子这是
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