偶读作家王火获得茅盾文学奖的长篇小说《战争和人》第二部第一卷:「孤岛岁月,黄浦江,水滔滔」,有这样一段话:「他转身出房,准备到南京路、三马路石路和八仙桥三爿绸缎呢绒庄里去兜一圈看看。三爿店里刚进了一批东洋货……」

  读到这里,我大有恍然之感,长期存在心头的一个谜题解开了。

  在电视剧《上海一家人》中,开了一家绸布庄的李若男,总将这个爿挂在嘴上:「我的那两爿绸布店……」当时听不懂,为什么李若男不说「我的那间绸布店」而用「半」音来作量词?这恰好表明了,一部优秀的文艺作品,需要创作者通过长期的艺术实践,从人生的过往经历和知识储备,也从身边世事和环境中,吸取生活的营养。

  在这部素朴真挚的电视剧中,编剧黄允是南通张謇创办的纺织学校毕业的。而她笔下的李若男,又长期从事裁缝、绸布买卖工作。所以她的言行必须与绸缎纺织行业有着格外深切的联系与表现。这个爿,或许正是那个年代生意人对绸缎庄的特有称呼。其实《战争和人》中有关上海民国时期市井生活的生动描写,正可以与《上海一家人》形成互文,以文证剧,也以剧证文。是很有趣的。如《战争和人》中说:「晚上八点光景,上海人一般都在家吃饭。天黑了,路上行人稀少,街面显得深邃幽寂……昏黄的灯光下,看远处的行人仿佛鬼影幢幢。」小说完全触发于客观的生活。而电视剧也是如此。《上海一家人》里,若男和赵义从赵哥家的石库门房子出来,立在夏日弄堂口昏黄的灯光下,纵有千言万语,也无从开口。街面显得深邃幽寂。正如小说中对上海夏日市井人家夜晚的描述。

  小说里还有一段:「沿街一些人家的阳台上都晾着些汗衫、短裤一类的衣物。一家叫做『朵云轩』的笺扇装池店和一家发售痧气丸、辟瘟丹的『保和堂』广东中药店都已打烊。一家卖文具、仪器的商店和一家出卖英文尺牍、会话书和鸳鸯蝴蝶派小说的叫做『群众书局』的小书店,也上了排门。天热,一些店面、里弄门口,有人扇蒲扇赤膊乘凉。无线电里在唱江淮戏。街边有年轻人在聊天、吹口哨。挑担卖冰冻地梨糕和玫瑰白糖伦交糕(应为伦教糕,是一种广东传来的点心──笔者注)的小贩喊出悠扬的叫卖声,点缀着夏夜。」这与电视剧中,「八一三」淞沪抗战前夜,在闸北,若男刚刚开设的一家前店后厂的裁缝舖周围的布景是完全一致的。

  一部优秀的文艺作品,应该糅合着创作者自身的人生体验,也要认真地从历史记载中吸取经验。希望今时今日的创作者们,能继承前辈敬业的艺术实践,给我们奉献出更多更好看的精品力作。

黑龙江新闻频道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黑龙江新闻频道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自由谈/《上海一家人》\侯宇燕
发布评论

分享到:

usdt充币教程(www.caibao.it):Sony Cinema 系列全片幅专业摄影机推出轻量机型 FX6 ,通过 Netflix 专业制作认证 #4k (158859)
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